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玄元证帝:第十九章同行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玄元证帝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红衣女子见问,笑了笑却不言语,一双美目看向正在喝酒的吴九中。吴九中咳了一声,放下酒杯道:这是吴某之前的一位朋友,花醉舞。

    桃花醉四使花醉舞,花仙子,云依有礼了,之前是云依怠慢,还请恕罪。

    不妨事,不过云大小姐为何非提桃花醉,难不成我花醉舞便差一筹?

    怎敢如此想,谁不知花醉舞盛名,其他对于花醉舞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。江云儿诚心实意的赞道,幸好比的是桃花醉。

    呵呵,还是云家大小姐有眼光。云大小姐前来,想是有事寻红尘公子,我就不打扰两位了。话虽如此,但经花醉舞一说,显出几分暧昧,江云儿刚想反驳,就见花醉舞眨了眨眼:告辞了。

    这江云儿语塞,被花醉舞这样一弄不知说什么好。反倒是吴九中见江云儿未动之前的酒杯,心细吩咐下人把酒器收了下去,换了茶上来。

    吴九中到了一盏推给江云儿:抱歉,花醉舞就是这个性子,得罪之处还请云依姑娘见谅,我以茶代酒代她像姑娘赔罪。

    不敢。江云儿忙同饮,随后又道:只是我听闻她来连江乃是因为气不过青瑶,所以打算

    这是吴九中来连江后第三次听到这个事了,第一次青家青月在场,第二次江三公子**在场,第三次云家大小姐云依。前两个都是当事人,只是云家大小姐云依?

    吴九中想起花醉舞说的事情,好像在**身边见到了云家大小姐。他笑了笑:不过外人传言罢了。且不说江三公子已经和青瑶解除婚约,但就是花醉舞的性子也不是会安稳的人。江三公子一向出色他一边说一边观察江云儿的神色,见江云儿神色果然有所触动便知花醉舞前几日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江云儿稳定下来,知道红尘公子如此说应该是有的放矢,她在连江待的时间比顾青凡还要早,后来又一颗心扎在了**身上,对于有些人有些消息难免疏漏,她想到自己来的目的,想了想问道:听说此次秘境红尘公子打算与江三公子同行,云依尚未与人结对,不知可否同行?

    吴九中微一思索,便知对方是为了**,不过他对云依并无恶感,便道:我倒希望能与云大小姐同行,只是先前已经与江三公子说好了,至于江三公子愿意,我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这样啊,江云儿笑道:江三公子会同意的,放心没有什么手段,届时期待我们之间的合作。

    风景正好,绿色初新,细雨朦胧之下,让人心神一凉,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**脑子里灌了一大堆说辞,有些蒙蒙的。出来走一走,感觉精神一震,整个人爽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他随意走走,却远远撞见了文煜斳,他皱了皱眉,文煜斳是世家出身,哪怕是修行中人,也该不会不知礼节,随意走动才是,显然这里已经不是

    他见文煜斳远远的在那站着,也不远离也不靠近,想是有什么事情。终究是自己请来的客人,**想了想,缓缓走上前去,远远唤了一声:文兄?

    文煜斳听见之后,抬头朝这儿看过来,声音中微微一丝诧异:江三公子?

    文兄倒是好兴致。**看了一眼文煜斳手中的桃花枝,淡淡一笑:怎么没见兰溪公子,说起来倒是我怠慢了,还请两位见谅!

    无妨,江三公子要有事的话不必顾及我们,至于兰溪公子,偶遇佳人,我确是不好打扰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下前面的石亭,示意了一下**。

    **闻言,走了几步,朝石亭看去,公子佳人谈笑盈盈,加上桃花掩映,赏心悦目。他远远看去,是江玉,依旧是一身红衣,却没了前几日的寡淡,想必心情很好

    **笑了笑:的确是不好打扰,只可惜却把江兄一人给撇下了,文兄若是无聊,不若陪我在这桃园里逛逛,江某却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文兄。

    **兄长说笑了,请教不敢当,蒙**兄长不弃,若有事尽请直言。文煜斳笑了笑,又看了一眼石亭中的两人,随后道:请。

    **好奇:兰溪公子不要

    主上没有反对不是。文煜斳笑了笑:若是关于主上的事,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。

    青青石路铺的蜿蜒曲折,若非如此**一开始也不会看不到顾兰溪和江玉了。桃花纷纷落下,铺在小路上,两人走在石路上,文煜斳还随手用手中折下的桃花枝扫过周围长过来的桃花树

    说句不谦的话,在这连江,江某也与文兄齐名不是?怎么

    **兄长还是过谦了,何止齐名,文某也只在这连江传传罢了,江兄可是在北域都排的上名的文煜斳笑着摆了摆手,却没有一丝一毫不渝:当初主上询我之际我还有些惊讶,只是没想到竟是真的。

    文某从未在外扬过名,准确来说文某尚未出过连江一次,文煜斳认真的说道,话语中却带有一丝不经意的苦涩,他正了正语气:说起来**兄长想问的事情文某也不知道,文某曾经有过猜测。

    当初主上应该是冲着**兄长来的,只是事有不巧,**兄长那段时间未在连江,主上失兴而归,我应郡长之邀恰好遇到了主上文煜斳有些歉疚的看了**一眼:抱歉,我也不知道主上为何会

    他虽然已经投靠了顾兰溪,但也只是这几日才答应的,又怎么会知道顾兰溪待两人态度不同,若不是今日看到,不过终究是因为**。他不过与顾兰溪相处了几日,猜不出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文煜斳想了想:若不然,我帮你问一下主上?

    这倒不必,我只是好奇罢了,我不记得与兰溪公子有过旧交才是。**摇了摇头,随即打算放弃了。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顾兰溪明显对自己持善意,倒也无碍。毕竟以前的事自己有很多不知道

    说起来如果苍木秘境开启了的话,文兄要不要进去?

    《玄元证帝》严重书荒求好看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ijayben.com/shuku/108534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玄元证帝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